当前位置:首页 > 青春驿站 > 学生作品

捧在手心里的字字珠玑

【编辑日期:2016-12-20】 【作者:田开权】 【来源:万博manbet官网世界吧】 【阅读:】 【字体:

捧在手心里的字字珠玑

/高一(16)   赵生薇

几场梅雨,几卷荷风,悠悠的江南错过在缱绻的时光记忆下,以俯首低眉的姿态,浅吟低唱一曲清歌,关于人生,关于岁月,关于你我。

席慕容说过:“生命曾灿放如花,如一季又复一季永不凋零的盛夏。”时光承转。世事推移,或许常常是“眼前和苟且”,但所幸还有“诗和远方”。年华朝朝流逝,偶尔荣辱,偶尔悲喜,结局处依旧荣辱不惊,依旧悲喜不惧,依旧以一种洒脱和超然粲然解颐。三毛在《说给自己听》中提到:“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的没有伤悲的姿势,一半在风中飞扬,一半在尘土里安详,一半洒落阳光,一半沐浴荫凉。非常骄傲,非常美好,从不依赖,从不寻找。”其异曲同工之妙,不言而喻。

席慕容的文字如同心上的格桑花,美得惊艳;三毛的片段如同眉角的朱砂痣,美得决绝。不知道简单的文字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魅力,像是掌管心情的上仙,即便繁华落幕,时光不复,斯人留不住,心上却依旧温暖一片。

纵然今后的慌乱岁月里执笔人渐渐远去,但笔尖划纸间,字字珠玑终将润了眼。

“世界以痛吻我,我必回报以歌。”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让尚浅的年华多了几分顿然醒悟的透彻。有人说诗人就像孩子,而泰戈尔就是孩子,站在远方国度的文坛里,以孩子的眼眸描绘出纯和爱的世界。不染红尘世俗,不恋世事烦忧,走在虔诚的圣途上,用文字吟唱花开不败的千年颂歌。

纵然遥远国度里执笔人相隔万里,但笔尖划过纸间,字字珠玑终将润了眼。

叔本华说,人生有两种姿态,要么孤独,要么庸俗。

而文字始终以美好的样子,始终以不孤独不庸俗的姿态,经千年颠沛而魂魄消散,历万种艰难而涅火重生。

不知道那份关于江南的记忆是否有过重叠,将前世的今生梳理过后,在一畔莲湖里,静静地开出朵朵水莲,不芬艳夺人,不香郁袭人,只守着自己的时光,淡淡地开放,看昨日今日明日岁月不复的绵长,简单雕刻出旧时的模样,依旧心静如昨,不悲亦不惧,不忧亦不伤。手心里烙上阳光,我心上有水莲花开放,愿我的字字珠玑随风飘扬,陪你到远方。